11日,欧盟成员国外长在卢森堡召开会议,就对俄能源禁运展开进一步磋商,但并未就对俄石油禁运达成一致。

当地时间8日,欧盟批准通过包括煤炭禁令在内的第五轮对俄制裁措施。这是俄罗斯对乌克兰发起军事行动以来,欧盟首次针对俄罗斯能源实施制裁。

11日,欧盟成员国外长在卢森堡召开会议,就对俄能源禁运展开进一步磋商,但并未就对俄石油禁运达成一致。

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会后称,石油将可能是欧盟下一步对俄制裁的领域之一,但欧盟成员国之间仍然在对俄石油禁运问题上存在分歧,当天的欧盟外长会并未就对俄石油禁运达成一致。

11日,欧盟成员国外长在卢森堡召开会议,就对俄能源禁运展开进一步磋商,但并未就对俄石油禁运达成一致。

数据显示,俄罗斯煤炭出口量占全球15%左右,是煤炭第三大供应国。煤炭出口仅占俄罗斯出口贸易额的3.5%。俄出口的煤炭中,四分之一运往欧盟。而欧盟每年进口的煤炭中45%来自俄罗斯,总值约40亿欧元。

在威胁对俄实施能源制裁多日之后,欧盟最终选择从煤炭“下手”,迈出对俄能源制裁第一步,但欧盟却在更大程度涉及自身利益的问题、也就是对俄油气禁运的问题上难以达成一致。

11日,欧盟成员国外长在卢森堡召开会议,就对俄能源禁运展开进一步磋商,但并未就对俄石油禁运达成一致。

分析指出,与石油和天然气相比,煤炭是欧盟最容易切断的俄欧能源贸易。欧盟每天向俄罗斯支付2000万美元用于购买煤炭,但在购买石油和天然气方面却需要支付8.5亿美元。

欧盟与俄罗斯之间最大规模的商贸往来就是石油和天然气交易。欧盟所需25%的石油和40%的天然气依赖从俄罗斯进口。外界普遍认为,在是否将石油和天然气纳入对俄制裁问题上,德国的态度至关重要。截至目前,对俄能源高度依赖的德国一直对此表示反对。

来源 | 央视新闻客户端

编辑:正龙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