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高考”考题变了,老师们要转变观念、提升能力。以往老师能“单枪匹马”纵横讲台,如今得“团体作战”二次研发教材。


“新高考”考题变了,老师们要转变观念、提升能力。以往老师能“单枪匹马”纵横讲台,如今得“团体作战”二次研发教材。
华附老师集体学习

【教师篇】

以前能“单枪匹马”纵横讲台 如今得“团体作战”设计教案

文/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蒋隽 实习生 胡诗怡 图/学校提供

“新高考”考题变了(点击阅读《全学科转向情境化试题 得阅读者得高考》),教材换了,教学难了,对教师个体和整体的要求都提高了。老师们要转变观念、提升能力:过去经验老到的老师们“闭眼”都能教,但现在要高于教材理解内涵,从学科顶层把握全局,才能设计问题和教学活动,引导学生;以往老师能“单枪匹马”纵横讲台,如今得“团体作战”二次研发教材。

“新高考”考题变了,老师们要转变观念、提升能力。以往老师能“单枪匹马”纵横讲台,如今得“团体作战”二次研发教材。
有20多年教学经验的执信中学历史科组长刘琴老师的教材上,写满笔记

教材新变化

文科教材要求“以一通类”

高考是评价终端,教学是过程,支撑点是教材。“新高考”去年开始,但前年就全面更换了新教材,目前高二及以下年级的学生已经处于新教材的学习中。

据悉,文科教材基本转向大单元、任务群、群文教学。不再是一篇一篇学课文,而要学“以一通类”。

广东广雅中学语文科组长刘文岩以课文《荷塘月色》为例,传统语文教学一般设置两到三课时,新教材则将《荷塘月色》设在写景抒情类大单元中,要求教师在备课时给学生准备多篇同类型文章,聚焦于单篇教学之余,“以一通类”,掌握共类文体的阅读与鉴赏的方法。对于老师来说,教材之外要精选提供给学生一组抒情文的学术、赏析、写作文章,并在教学中讲精、讲透,从而让学生具备抒情文的知识、应用的能力,并积累文学素养。“教材只是例子,老师教学是使用教材,而不是教教材,学生也不是学课文,而是见一知百,探索语言文字更深层的价值。”

“英语教材也强调大单元整合教学,注重单元主题意义的探究。”广州市执信中学英语副科组长谭翠敏说,例如某单元的主题是野生动物保护,老师在教学设计时,不一定从头教到尾,而是围绕哪些是濒危动物、为何濒危、如何保护濒危动物,用层层递进的单元整合思路来综合设计听说、阅读、写作等一系列教学任务,让学生系统地输入、思考,从而达到整体输出的目的。

对于历史这样需要纵览上下五千年的学科,挑战和变化就更大了。历史学科新教材容量大、高度凝练、以主题统帅内容。

执信中学历史科组长刘琴举例,以往“西方人文精神的起源及其发展”第一课讲古希腊的哲学,第二课讲文艺复兴和宗教改革,第三课讲启蒙运动,还有两个单元分国家讲授资本主义政治制度的确立和发展、近代科学的兴起等。

“但现在全部统一在‘资本主义制度的确立’单元主题下,以前三个单元的内容整合为一个单元共两节课。”刘琴说:“新教材的编写以核心素养为统领,突出详略有所不同。以前独立讲每个国家的政治、经济、科技如何发展,现在则注重政治制度建立的宏观关系,学生得到的是更能反映社会发展规律和趋势的思维体系,而不仅仅是知识。”

如果将历史事件比作珍珠,新教材将所有史实打散,以主题和逻辑为线,串出不同的“珍珠项链”。“以往中国古代历史的政治、经济、文化分散于三册历史教材之中,但新教材整合放在‘中国的大一统国家、民族交融’的主题之下,教学要以新的主题来对知识进行重新整合。”执信高三年级历史备课长江曦说。

理科注重交代理论来龙去脉

为配合“情境化问题”这一教学改革方向,理化生教材引入大量实验背景、生活中的现实问题等作为阅读材料,尤其注重交代清楚公式、理论的来龙去脉,解释清楚原理背景,让学生理解其现实意义,知其然并知其所以然。

华附数学科组长周建锋表示,新的数学教材知识板块重新组合,优化知识的整体性设计,问题的引入更注重交代清楚来龙去脉;除逻辑推演、数学建模之外,还给很多阅读材料让学生了解数学原理的背景;教材习题加大实践性问题的力度,好几个板块后面专门加了数学建模的内容。

理化生课堂倡导多以实验情境、现实背景导入新课,让知识从生活中来又回到现实中去,而课后习题也更新了跟生活、生产相关的题目。“现在,物理课后习题70%以上都换成了情境化的问题。” 执信中学高二物理备课组长李峥老师说。

教学新挑战

要求老师从学科顶层把握全局

高考和教材变了,教学难了,对教师个体和整个学科组的要求都提高了。

“新高考对学生综合素养要求更高了,新教材是体现新课标理念的载体,是实现培养‘全面发展的人’总目标的途径,但采用什么方式,如何达成,还需要老师们进一步探索与实践。”广州大学附属中学语文科组长刘静说。

广东实验中学历史老师陈海鸿表示,“三新”(新高考、新课标、新教材)对教师个人和科组提出了较大的挑战,一是要求老师们更新教学理念,用核心素养来指导教学;二是要求老师们构建和完善知识体系,以适应新课程结构的需要;三是要求老师们切实转变教学方式,由以老师教为主转向以学生学为主。

教学观念方面,“以前旧教材是同一类文章放在一起,有经验的老师不用备课笔记本都可以上,现在新教材是主题式编撰和功能式实现,比如:某一个单元主题是思维,课文构成是一篇是古文、一篇散文、一篇论述文,几篇整合在一起表现共同主题又各有功能区分,整个单元是在向老师和学生传递一种思维方式,需要以体系型的思考去看待一个大单元教学。老师要注意某一课在这个单元中处于哪一环、起什么样的作用。”广州执信中学语文科组长都昌其说,现在老师要花时间对单元内的文章进行增减或打散,然后按照一定逻辑线条把文章或文段进行重组,让学生在知识积累、能力素养的培养、学习方式的引导等方面得到系统化的建构。

广东实验中学物理课组长吕黎洁表示,老师的教学形式,让学生获得知识的方法和途径要随之改变,要舍得花时间创设情境,抛出问题让学生思考、自己得出结论,甚至让学生学会反驳、质疑、提问,上升到学习的更高境界。

因此,“三新”对老师的要求很高,老师要高于教材理解内涵,从学科顶层把握全局,才能设计问题和教学活动,引导学生。

华附英语科组长陈霜赢表示,老师们也要加强学习提高业务水平。例如英语增加了一篇“读后续写”的作文,对不少英语老师是新内容。老师们以前更多的是教学生写应用文、说明文、议论文,现在要研究学习怎样写好一篇记叙文,写好一个创意性的故事,琢磨词汇、小说写作、把握风格,摸索怎样才算是优秀作文。

即便是经验丰富的老师,也要做很多功课。有20多年教龄的刘琴老师的教科书密密麻麻写满了笔记和备注,“新教材有很多新内容、新资料,要寻找原始出处、做好注释。”

刘琴指出,新高考下老师和学科组,不能盲目地发卷子、题海战术,而是要做大量的研究和备课,减少无效备考,让学生沉浸在学科的美好和智慧当中,热爱这门学科,提升能力和学科核心素养,自然会取得优异的高考成绩。

需“团体作战”二次研发教材

备课方面,以前老师可以“单枪匹马”,但现在需要整个学科组“团体作战”,针对“新教材”中不同单元的任务要求,不同专业背景的老师根据自己的特长,设计教学方案,年级组共同讨论,确定全年级共享的“教学方式标准”,保障全年级的教学水准。在“例牌菜”之上,老师可以根据自己的擅长领域和本班学生程度,“开小灶”设计自己班级的特色化教学内容,从而保障教学的普适性和特色化。

为了应对“新高考”挑战,近年来省实、执信、广附、广雅、华附等顶级高中都加大了招聘名校硕士、博士老师的力度。即便是同一学科,也需要不同研究方向的老师各展所长、群策群力。“科组老师必须专业背景多元,语文组老师分别来自当代文学、古代文学、文艺学、汉字学等专业,去年还招收了一名语言逻辑学博士。”广雅语文科组长刘文岩说。

“以往学科边界明显,但未来对跨学科的综合素质能力要求更高,相信以后学校需要相当比例具备综合素质、横贯能力的老师,给孩子足够的基础和引领,开拓科学、人文、国际视野。”执信中学校长何勇表示。

编辑:郑健龙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