刷还是不刷?这个问题曾让许多大学生陷入选择的两难,在各种现实考量之下,最终他们选择了刷课。

专家建议教师要有机利用线上教育资源,而非直接让学生用线上教育资源学习

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孙唯 实习生 邱家达 汤君妍

近年来,随着线上课程制作技术的成熟和应用的普及化,慕课逐渐成为不少大学生的日常任务,部分课程的视频教学、平时作业甚至期末考试都在线上完成。然而,“付费刷课”产业链也随之而来,“4元一门”“人工刷课”“保证高分”等服务项目广泛流传于各大社交平台,不断冲击着在线教育课程的发展。

付费刷课已经比较常见

据教育部官网,截至目前,我国上线慕课数量超过5.2万门,学习人数达8亿人次,在校生获得慕课学分人数3.3亿人次,慕课数量与学习规模均居世界第一。

疫情防控常态化下,线上线下教学融合成为多数高校教学的趋势,然而快速增长的线上课程开放规模却被一些别有用心之人利用,他们抓住平台监管的漏洞,快速铺开一条付费刷课的灰色产业链。仅2019年至2020年,全国范围购买刷课服务的学生就超过790万人,刷课数量超过7900万科次,涉事刷课平台的下线代理人超过10万,其中大多数都是在校学生。

据记者调查,目前刷课服务从方法上讲主要分为两种,第一种是教学生如何安装“刷课”的脚本和插件,在几大视频网站和社交平台都能看到“经验帖”,而在某电商平台也很容易就能搜索到“刷课”相关服务产品,其中就有刷网课的软件脚本等,学生可自行安装。

第二种就是直接提供付费刷课服务。学生可以在网页里选择网课平台和课程直接下单,也可以通过提供给工作人员学校名称、账号和密码,再去选择自己需要的网课平台和课程。刷课内容包括课程视频、课件、作业、考试等,但为了避免麻烦,多数平台只接受客观题,拒绝主观题。

一些平台甚至还会“吸收”部分使用过刷课服务的在校大学生成为他们的“代理”,利用大学生的在校资源拓展用户群体,让同学在朋友圈、QQ群、微信群、QQ空间等各种社交媒体发布付费刷课广告,而“代理”的同学则可以从中收取代理费用和提成。

付费刷课冲击教育质量

刷还是不刷?这个问题曾让许多大学生陷入选择的两难,刷课万一被发现可能就会被记“违规”,不刷就得花费很多时间,还不一定能拿到高分。但在各种现实考量之下,最终他们选择了刷课。

在广东某高校就读大二的梓鑫在某学期临近期末的时候,发现自己选的一门慕课一直忘记上,测验时间已经快截止,情急之下他加了在校友群里发“刷课”广告的同学,最终侥幸完成那门课程。“那是我第一次接触付费刷课,后来问了班里同学,才发现早就有人在付费刷课了。”梓鑫说。

除了时间原因,高分也在吸引着大学生走向刷课之路。“大三刷的几门课都上了90,还有一门拿到了满分,但我大一大二自己看的网课都只有80多。”某高校大三学生杜某表示,一开始付费刷课只是为了节约时间,但后来看到分数那么高,“很心动”。虽然知道付费刷课这种行为不太对,“但是学校基本不会管,那么多人选的选修课,老师也不会专门注意学生课程的完成情况”。

网络教学应该回归课程

为什么“付费刷课”问题会屡禁不止?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认为,在线教育突破时间、空间限制,让高校教学一定程度上灵活化,但相对自由的网课管理也让刷课业务有空可钻。

除了在线教育平台要加强技术支持,弥补技术漏洞,熊丙奇认为,学校还应该将网课纳入学校教育质量管理评价体系统一管理,要将教学管理不严、考试“放水”的在线课程以及课程平台淘汰出局。

新冠疫情发生以来,在线教育发展越来越快,高校的线上线下教学融合成为不可避免的趋势。“在线教育要起到教育的成效,需要教师在课堂教学中有机利用线上教育资源,而非直接让学生用线上教育资源学习。”在熊丙奇看来,网课虽然能极大丰富高校的教学资源,但“在线授课也需要有一定的线下课程配合”。

广东医科大学有关负责人就表示,在网课期间,学校就要求所有课程均必须安排教师线上辅导和答疑,及时调整在线教学安排,保证线上教学质量。同时,学校的各课程根据课程特点、学生线上学习的实际情况给予一定的平时成绩评定。

熊丙奇表示,要提高我国高校人才培养质量,加强课程建设,上好每一门课是重要抓手。在线课程平台应该服务于高校提高人才培养质量,立足于向高校提供优质的在线课程,实现平台的价值。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人物皆为化名)

编辑:郑健龙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