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工作机制,有效缓解部分跨界河涌治理上的痛点难点

文、图/羊城晚报全媒体记者 梁怿韬 通讯员 赵雪峰

5月5日,广州市河长办对广州跨界河涌治理情况进行通报。据悉,广州近年来当好“牵总”角色,与兄弟城市一道共同探索跨市河涌治理新机制,并积极做好本市跨区河涌的治理,有效缓解了部分跨界河涌治理上的痛点难点。

创新工作机制,有效缓解部分跨界河涌治理上的痛点难点

广州佛山跨界的五眼桥涌 通讯员供图

创新工作机制,有效缓解部分跨界河涌治理上的痛点难点

广州、佛山、清远跨界的白坭河 通讯员供图

当好“牵总”角色,广州探索与周边城市共同治理跨市河涌新机制

根据广州市河长办跨界河涌专项小组统计,广州全市现有跨界河涌86条,其中广州市内跨区河涌51条,涉及越秀、天河、白云、黄埔、花都、番禺、南沙、增城、从化等区;跨市河涌35条,涉及广佛、广清、广惠、广莞、广中、广韶等跨市关系。根据多年治水经验,跨界河涌特别是跨市河涌存在责任区分难、标准不一致、治理不同步等问题。为治理好跨市河涌,近年来广州积极当好“牵总”角色,在统筹各区和各责任单位落实好各自责任基础上,要求各区和各责任单位主动对接兄弟城市,寻求建立跨市河涌共同治理的工作机制。

“通过当好‘牵总’角色,我们加强并创新了一些共同治理机制。”广州市河长办相关负责人介绍,传统的跨市河涌管辖模式,为各市负责各自行政区域管辖范围。2022年4月,广州市水务局与中山市水务局签订联合执法协议。根据两市协议,广州和中山的任何一方水政监察部门均可在两市交界区域内对相关水事违法行为进行调查取证;若违法地点不属于本市管辖范围内的,则按属地管辖原则移交另一方依法查处或提请省水利厅或省西江流域管理局依法查处;一方在两市交界区域查处水事违法行为时,可请求另一方派员协助;广州和中山两市每半年相互通报1次交界区域水政执法情况,并根据实际工作需要不定期在交界区域组织开展联合执法行动。通过上述机制,在广州和中山间跨市河涌存在的非法洗泥、洗砂行为得到有效打击。

“当好‘牵总’角色,一些原有的跨市合作机制得以巩固。”广州市河长办相关负责人介绍,广州与佛山有20条跨市河涌;广州市荔湾、花都等区,已与佛山市南海、三水等区有合作。为巩固现有合作基础进一步创新机制,广州市河长办和佛山市河长办2022年至今已召开两次广佛跨市河涌水污染联防共治协调会,明确了两市市级层面原则上每季度召开联防共治协调会,各市区级层面原则上每月建立会商机制,各市相关镇街加强并保持常态性的联合互动工作机制。

截至目前,广州和佛山的区级合作得到进一步加强并在工作机制上得到创新。广州市花都区和佛山市南海区及三水区的三区执法人员,常采取混编联合执法的方式对不同行政区的厂企进行排水检查;在广州市荔湾区和佛山市南海区,目前正以两区河长办污控组为主导,开展跨市河涌周边沿岸30米范围的涉水污染源全覆盖检查,依法查处各类涉水违法行为。

创新工作机制,有效缓解部分跨界河涌治理上的痛点难点

广州与佛山召开跨市河涌水污染联防共治协调会 通讯员供图

创新工作机制,有效缓解部分跨界河涌治理上的痛点难点

广州组织多区进行市内跨区河涌治理协调会 通讯员供图

落实本市河长制,治理广州本地跨区河涌

“在当好‘牵总’角色的同时,广州也在积极治理本市跨区河涌。”广州市河长办相关负责人介绍,广州的“牵总”角色需要建立在自身河涌治理有着良好示范作用的基础上。市内跨区的51条河涌,一些治理难点痛点和跨市河涌相类似。截至目前,广州已建立了“市第一总河长(市总河长)-流域河长-市级河长-区级河长-街(镇)级河长-村居级河长-网格长”的多级河长体系。通过落实河长制并压实各级河长责任,广州持续推进各项河涌治理工作。针对部分跨区河涌存在的痛点难点问题,广州市河长办适时组织相关行政区探讨污染共防共治,如今年3月1日广州市河长办便组织了一场跨区河涌污染共治交流会,听取了景泰涌、沙河涌的跨区污染问题,要求各相关区相互监督定期会晤解决问题。

据悉,广州日后将持续当好“牵总”角色,与兄弟城市共同解决跨市河涌治理的瓶颈和缺口问题,力争同河不同城水均清。同时继续落实本市河长制机制治理本地河涌,率先起到示范作用。

编辑:吴方舟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